<cite id="rznlb"></cite><strike id="rznlb"><dl id="rznlb"><del id="rznlb"></del></dl></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ruby id="rznlb"></ruby></dl></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ruby id="rznlb"></ruby></dl></strike>
<strike id="rznlb"><i id="rznlb"></i></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dl></strike><span id="rznlb"></span>
<ruby id="rznlb"><dl id="rznlb"></dl></ruby>
<ruby id="rznlb"></ruby>
<strike id="rznlb"></strike><th id="rznlb"><dl id="rznlb"></dl></th>
<strike id="rznlb"><var id="rznlb"><del id="rznlb"></del></var></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江信基金命運多舛  基金經理僅四人半年凈虧1680萬

機構投資周與琴|2018-10-11 11:57|9864

字體大小:Aa-Aa+

這家國盛金控執掌三成股權的基金公司,公募管理規模尚不如三年前水平,產品收益更是乏善可陳


 
《投資時報》研究員 周與琴
 
如果說精品投行、精品酒店還是鑒于自身實力和產品價值取向的主動區隔,那么在中國基金業,或許并不存在“精品”一說。規模大中小,表現一二三,涇渭分明。
 
事實上,那些小型基金公司最近幾年一直面臨管理規模增長困難、人才流失的窘境。在虧損漩渦中掙扎?這是不友好的外部市場環境導致的必然結果。
 
江信基金公司就是其中一員。今年上半年,該公司凈虧損1687.6萬元,在有可比數據的55家基金公司中墊底。截至2018年9月28日,這家成立五年的公司有近半數產品總回報仍為負值,基金規模更如出水床單——一擰再擰。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目前該公司基金經理僅有4人,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爭議失去了討論空間。
 
凈利潤持續下降
 
業績墊底當非偶然。
 
自2015年以來,江信基金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都處于持續下降通道。數據顯示,2015至2017年,江信基金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414.17萬元、8477.92萬元以及4869.46萬元,同期凈利潤也由1823.76萬元降至908.91萬元再到63.32萬元。
 
再來看半年數據。
 
江信基金營業收入由2016年上半年的7427.85萬元下滑至2017年上半年的2895.68萬元,今年上半年則繼續下降至1045.32萬元。同期該公司的凈利潤也從盈利逐步轉為虧損,依次為1339.52萬元、37.99萬元、-1687.6萬元。
 
基金公司的營業收入通常與其規模相關,而江信基金近幾年的規模增長著實乏善可陳。
 
該公司成立于2013年初,此后的2014年和2015年僅發行了江信聚福和江信同福兩只基金產品,這使得其管理規模在2015年底接近30億元。難堪的是,2016年至2017年江信基金又陸續成立了7只產品,但基金規模卻不見起色,僅僅在2017年三季度末觸及過40.57億元的峰值。
 
截至2018年9月28日,江信基金旗下共9只基金,公募規模僅22.33億元,較三年前甚至縮水了25%。
 
基金業績堪憂
 
規模增長乏力的背后,實則業績表現的不盡人意。
 
截至9月28日,江信基金旗下有6只基金自成立以來總回報率為負值(份額分開計算)。4只靈活配置型基金索性全軍覆沒,虧損最多的為2017年初成立的江信瑞福A和江信瑞福C,幅度分別為14.81%和17.98%。此外,成立了3年多的江信同福C和江信同福A也分別虧損11.34%和9.49%。另外還有兩只債券型基金虧損,其中二級債基江信祺福C虧損0.31%,中長期純債型基金江信匯福虧損4.8%。
 
從江信基金僅4位基金經理任職來看,其投研能力難有足夠說服力。在該公司剛成立的兩年里,基金經理僅鄭昱一人,此后則變成靜鵬、楊淳、謝愛紅和王安良。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7月13日,謝愛紅不再管理江信瑞福系列,但目前并未轉任其他基金出任基金經理。資料顯示,謝愛紅自江信基金成立之初便就就職于此,開始是專戶投資經理兼權益投資總監助理,最終于2017年初擔任江信瑞福的基金經理。不過這位基金經理的表現恐怕很難大紅:江信瑞福A、C任職期間回報率分別為-13.77%、-16.76%。
 
另一位基金經理楊淳,在今年7月13日之前也是江信瑞福的基金經理之一,如今楊淳還管理著江信基金旗下8只基金。楊淳于2014年加入該公司,于2016年底開始擔任江信添福債券和江信洪福純債的基金經理。或許是從業時間較短,重擔壓在肩頭讓這位年輕的基金經理有些“吃不消”,8只基金的表現都不盡如人意。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28日,江信增利A和江信增利B近一年業績在同類中排名分別為402/642和203/642;江信一年定開近一年業績在同類中排名為270/394;江信洪福近一年業績在同類中排名280/1205;江信添福A和江信添福C分別排名792/1205和832/1205;江信祺福A和江信祺福C分別排名833/1205和882/1205。
 
股東失去耐心
 
連續的糟糕表現,終于令該公司股東采取動作。
 
江信基金在2018年4月27發布公告稱,經其股東會通過,并經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核準,公司股東恒生陽光集團有限公司將其持有公司17.5%的股份轉讓給安徽恒生陽光控股有限公司。此次公司股份轉讓完成之后,公司的注冊資本保持不變,仍為人民幣 1.8億元,公司的股權結構調整為:國盛證券持股30%,金麒麟持股、恒生陽光持股、聚富投資、紅石投資各占17.5%。顯然,轉讓方和接手方為母子公司關系,但股權轉移無疑將使得財務薄記發生巧妙變化。
 
存有類似心思的股東不止一個。
 
2017年初,國盛金融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表示,旗下全資子公司國盛證券有限責任公司擬向中江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轉讓其所持江信基金30%的股權,并參與競購國聯安基金51%股權。
 
雖然此動議最終因受讓方中江國際信托不符合股東資格而落空,但值得一提的是,國盛證券自江信基金成立以來一直保持30%的持股比例,為江信基金的第一大股東。但此次股權轉讓卻讓市場開始猜測,大股東或許已經對江信基金失去耐心,想要“移情”他處。
 
 
周與琴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波克1000炮捕鱼破解版
<cite id="rznlb"></cite><strike id="rznlb"><dl id="rznlb"><del id="rznlb"></del></dl></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ruby id="rznlb"></ruby></dl></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ruby id="rznlb"></ruby></dl></strike>
<strike id="rznlb"><i id="rznlb"></i></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dl></strike><span id="rznlb"></span>
<ruby id="rznlb"><dl id="rznlb"></dl></ruby>
<ruby id="rznlb"></ruby>
<strike id="rznlb"></strike><th id="rznlb"><dl id="rznlb"></dl></th>
<strike id="rznlb"><var id="rznlb"><del id="rznlb"></del></var></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cite id="rznlb"></cite><strike id="rznlb"><dl id="rznlb"><del id="rznlb"></del></dl></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ruby id="rznlb"></ruby></dl></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ruby id="rznlb"></ruby></dl></strike>
<strike id="rznlb"><i id="rznlb"></i></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
<strike id="rznlb"><dl id="rznlb"></dl></strike><span id="rznlb"></span>
<ruby id="rznlb"><dl id="rznlb"></dl></ruby>
<ruby id="rznlb"></ruby>
<strike id="rznlb"></strike><th id="rznlb"><dl id="rznlb"></dl></th>
<strike id="rznlb"><var id="rznlb"><del id="rznlb"></del></var></strike>
<strike id="rznlb"></strike>